牵着白云放风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乐文小说网www.comerciame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郎安平这么一说,那几个人,全都面面相觑,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那位负责对他们进行调解的黄院长打圆场说:“现在这个时候,大家就别再说什么气话啦,大家都静下来,好好的谈一下嘛,若是都只想着自己有理,这事儿就没法谈了嘛,我的意思是,不如大伙儿都退一步,都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一想,多替对方考虑考虑。”

郎安平讥讽的说:“若是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的话,我的当事人,现在应该是一个死人才对,只有死人,才能让他们消了气,也不能再对他们提起起诉了。”

黄院长忙尴尬的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的,我的意思是说,你们提出来的赔偿太高了,高到他们所不能承受的地步,这样的话,他们若是赔不起,你们就算要的再多,那也没有什么用啊!那根本就没法执行,不成了一纸空文了吗?你们倒不如,少要一些更现实一些的嘛。”

看着黄院长,还有那几个人,全都为难的样子,王家有咳嗽了一声说:“黄院长,各位领导,我倒是有一个建议,如果你们能够做到了,我可以对以前的事情,当做自己倒霉,这篇就算翻过去了,我也不再向你们提起赔偿要求了,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答应。”

一听王家有这么说,那几个人全都期盼的看着王家有,连连点头说:“王老板,您说说看,只要是我们能够做到的,我们肯定会尽力去做的。”

“我感觉,这件事情,对你们来说,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,关键的,就看你们愿不愿意做了。”

“二驴子哥,这个时候,您就别卖关子啦,您要我们怎么做,您就赶紧说吧,只要是能不赔钱,我们尽力去做就是了。”王大宝急切的看着王家有说。

那几个人也连连催着说:“是呀!王老板,您就说说看,要我们怎么做吧?”

一旁的郎安平听了,却不乐意了,他正色的看着王家有说:“王老板,您怎么可以这样做呢?他们这些人,不管是他们本人,亦或是他们的孩子,都是犯了错误的,不管是谁,犯了错,就应该接受错误所带来的后果,您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,善心大发,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呢?假如这样的话,那法律的意义又在哪里呢?”

王家有轻轻的拍了拍郎安平的手,安抚他说:“郎律师,您别着急,该给您的律师费,我是不会少的,但您也先听听我的话再说啊。”

他转身又对着众人说:“各位领导,我知道,您们在咱们这个沙海市,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,只要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只是一名保安

我只是一名保安

认真的小胖子
一名社会底层的小区保安员,母亲病重即将身故,带着母亲给的玉佩去京都寻找亲生父亲,谁知不仅没有得到帮助,还被恶语相向,打出了家门。 得到好友胖子的帮助方才将母亲安葬,从此改名为李保安,决定去找那个忘恩负义的亲生父亲复仇,谁知不仅没有复仇成功,还被丢下了泰山。 再次醒来重生回到了母亲去世前二年的高中时代,看李保安如何改变人生,重生以后获取了哪些能力…… 谁知最后发现自己只是重生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
言情 连载 60万字
云掩初弦月

云掩初弦月

咖咖奇诺
洞房花烛夜,夜深人静时,她等来一句:“与你名分,与不了你身心,望你在柳家好生终老。” 云玄月成了有名无实的柳家妇, 等他攀上贵女要她与之平肩为妻时,她才拍拍屁股准备走人。 柳家却担不起忘恩负义之名声,要她死也要做柳家的鬼。 欺她无亲朋相护,欺她孤女无势可依,却不知雀鸟岂能困鸿鹄。 她远赴边境,金戈铁马只为山河不再疮痍,铠甲加身只为乾坤朗月明。 沙场并肩鹰击长空的某人留下一言:“你等我。” 她当醉
言情 连载 77万字